貴陽快捷汽車租賃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服務項目
聯系方式

聯系人:于小姐
電話:0851-7652822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租賃須知 >> 正文

關于“租車不還,以車騙貸”行為的認定

編輯:貴陽快捷汽車租賃有限公司  時間:2012/03/05  字號:
摘要:關于“租車不還,以車騙貸”行為的認定
【案情】
被告人梁兵因無錢償還賭債,遂產生租賃汽車用以典當或者抵押借錢償還賭債的念頭。2010年8月15日,梁兵到曹禮勇開辦的汽車租賃公司租車,在使用真實證件與汽車租賃公司訂立租賃合同并交納押金2000余元后,將紅色現代“雅紳特”轎車開走。之后,梁兵通過其朋友劉超、羅勇介紹分兩次到典當行將該車典當借款未果。同月24日,梁兵向其朋友陶嘉謊稱該車是其姨父送給他的,以該車作抵押向陶嘉借款人民幣60000元并出具借條。租賃合同到期后,梁兵未歸還汽車,且下落不明。后曹禮勇以汽車被騙為由向公安機關報案,經公安局通過安裝在汽車上的GPS定位系統將被騙車輛找回并歸還租賃公司。2011年1月23日,梁兵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經鑒定:被騙的“雅紳特”轎車價值人民幣51717元。
【評析】
在整個案件中,被告人梁兵實施了兩個具體的行為:一是與汽車租賃公司簽訂租車合同,合同到期后未歸還汽車,下落不明;二是慌稱其是該車所有權人,以車作抵押向陶嘉借款人民幣60000元。
一、對“租車不還”行為的認定
有觀點認為,被告人梁兵簽訂租賃合同時使用的是真實證件并交納了押金,沒有虛構事實,基于租賃合同關系合法地持有、使用租賃公司的汽車,到期拒不返還,構成侵占罪。侵占罪屬于告訴才處理的案件,根據《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八條第一款第(五)項的規定,應當裁定終止審理或者駁回起訴。
也有觀點認為,被告人梁兵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和隱瞞真相的方法,以租車為名,騙取汽車租賃公司的汽車,侵犯了其財產所有權,構成詐騙罪。
筆者認為,被告人梁兵“租車不還”的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
(一)合同詐騙罪、侵占罪和詐騙罪的區別
合同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而侵占罪是指將代為保管的他人財物或他人的遺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拒不退還的行為。詐騙罪則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公私財物的行為。
合同詐騙罪與侵占罪在主觀方面是相同的,均系直接故意犯罪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在客觀方面也都實施了通過合法形式(如合同)占有他人財物的行為。但兩罪的區別就在于非法占有的犯意是何時產生的:前者是利用合同騙取他人財物,犯意是在簽訂合同時就產生了;后者則是通過合同合法持有他人財物,犯意是在持有財物后產生。如果非法占有的目的發生在取得他人財物之前或之時,那么該行為便是實實在在的“騙”。
合同詐騙罪與詐騙罪都是實施欺騙的行為讓受害人自愿地交付財物。但詐騙罪的手段多種多樣,而合同詐騙罪則只能發生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所以,兩罪的區別關鍵在于詐騙行為是否發生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利用合同的形式騙取公私財物。
(二)合同詐騙的構成要件
1、主觀方面,合同詐騙罪是典型的目的犯,要求主觀方面不僅僅是故意,而且還必須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這種“非法占為有目的”,既包括行為人意圖本人對非法所得的占有,也包括意圖為單位或第三人對非法所得的占有。本案被告人梁兵“因無錢償還賭債,遂產生租賃汽車拿去抵押騙錢的念頭”,在簽訂合同時就具有了非法占有汽車的目的,符合合同詐騙罪的主觀要件。
2、客觀方面,被告人梁兵在與汽車租賃公司簽訂租賃合同時雖然使用了真實證件,但卻隱瞞了租賃的真實意圖,即為“租賃汽車用以典當或者抵押借錢還賭債”,使用真實證件并交納押金的目的是為了騙取租賃公司的信任,使租賃公司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與其簽訂、履行合同并交付汽車。雙方簽訂的合同性質屬于:合同本身真實,行為人能夠履約但根本不想履約,而在收受對方給付的貨物、貨款等財產后逃匿的“虛假”合同。《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條規定了合同詐騙罪的五種情形,本案符合第四種情形:“收受對方當事人給付的貨物、貨款、預付款或者擔保財產后逃匿的。”被告人梁兵采取了使租賃公司無法尋找到自己下落的方式,在合同到期后不還車。
3、侵犯的客體方面。本案被告人梁兵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與汽車租賃公司簽訂租賃合同后,擅自非法處置了汽車,既侵犯了汽車租賃公司的財產所有權,又擾亂了租賃市場秩序。
二、對“以車騙貸”行為的認定
有觀點認為,被告人梁兵向陶嘉借款出具了借條,也向陶嘉交付了用于抵押的汽車,“以車騙貸”的行為屬于民事糾紛,不構成犯罪。
筆者認為,被告人梁兵“以車騙貸”主觀上是出于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借款用于還賭債之目的,客觀上虛構了汽車是其姨父送給他的事實,以車作抵押向陶嘉借款人民幣60000元,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構成詐騙罪。
三、對本案兩罪的處刑
綜上所述,被告人梁兵前一行為構成合同詐騙罪,犯罪金額51717元,后一行為構成詐騙罪,犯罪金額60000元。因兩行為存在目的和手段的牽連關系,構成牽連犯,按擇一重罪處罰原則,以詐騙罪論處,犯罪數額巨大,應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處刑,并處罰金。
牽連犯是指以實施某一犯罪為目的,而其犯罪的方法行為或者結果行為又觸犯了其他罪名的情況。構成牽連犯,必須具備以下條件:1、必須有兩個以上的危害行為;2、數個行為之間必須具有牽連關系,所謂牽連關系,是指行為人實施的數個行為之間具有手段與目的或者原因與結果的關系;3、牽連犯的數個行為必須觸犯不同的罪名。
把本案前后兩個行為聯系起來進行整體分析,被告人梁兵以租賃汽車進行抵押借款為犯罪目的,實施了租賃汽車詐騙行為和抵押汽車借款詐騙行為,前一行為是實施的犯罪手段,后一行為是為了實現犯罪目的,兩行為同時觸犯了合同詐騙罪和詐騙罪兩個不同的罪名,構成牽連犯。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詐騙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的規定:“詐騙公私財物價值三千元至一萬元以上、三萬元至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分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以及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第七十七條的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數額在二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由此可見,對詐騙罪的處罰重于合同詐騙罪。按照牽連犯的擇一重罪處罰原則,以詐騙罪論處。
上一條:如何確保婚慶租車萬無一失 下一條:租生活之租車篇:用車習慣決定租或買
让分胜负什么意思